医院要闻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医院要闻 > 正文
我在“疫”线的日子
作者:向敏   时间:2020-03-11 13:11:22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新冠疫情汹汹来袭,正当医院征集一线志愿者的时侯,我没有犹豫就把名字报了上去,等着医院的召唤。
  2月13日,正在家休息的我突然就接到了护理部的通知要去东门感染隔离病区,那时侯儿子正扁桃体发炎,匆匆将口袋里塞满了冲剂的儿子送到奶奶家,只是在家庭群里说了一声便收拾好东西便来到了隔离病区。
  熟悉环境、交接设备、清理物资、调整排班、了解流程、上报报表、了解病情,这一切几乎没有让你去适应的过程,每天都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地满满的,因为我知道我肩上责任的重大,不仅要给病人最好的护理,还要保证同我一起进来的战友们都能平平安安地回家。
  有前面梯队的努力,科室的各种职责和流程都已经大部分制订完成,我通过每天查阅资料,在感控办和护理部的指导下,逐步完善了各个区域的物品摆放和穿脱防护服的流程,并且每天早上监督大家的操作,使大家的安全系数又得到了提升。
  “护士长,洗衣液没有了!”“护士长,水盆管子堵住啦!”“护士长,微波炉坏了!”“护士长,明天我想订一份稀饭!”……除了关注病房内病人的病情、护理人员的操作、监督医护人员的个人防护,还要处理病房外的各种事务,用一个陀螺来形容工作中的我一点也不为过。
  那天科室收治了一名11岁的男患儿,因为没有家人陪护,又了解到他父亲长期在外打工,母亲还要照顾弟弟,从小就很少得到关爱的他对医护人员的关爱很是抵触,所以我常常会和医生一起进去查房,了解他的情况。当看到他因为护着打针的右手别扭地用左手拿着筷子吃早餐的时侯我便拿过筷子一口一口的喂他,从这一刻开始,小男孩对我放下了一丝戒备。
  “护士长,30床的小患者不肯打针!”快到中午吃饭的时间病房里的护士向我求救,我二话没说穿上了防护服,可能作为一个差不多同龄孩子的母亲除了心疼,也更知道他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吧,“软硬兼施”下他乖乖地伸出了手。出病房后当班护士又愁眉苦脸地着跟我说“护士长,明天他又要抽血,我们真拿他没办法”“没事,明天我再进去抽”我没有犹豫地回答了她。
  因为很多事情需要调节所以没办法每天进病房内,但是又不放心这孩子,我便加了他微信,从刚开始的拒接到后来每晚的视频聊天,渐渐地,他好像已经把我当作了好朋友,甚至开始跟我说一些悄悄话,会在病房拿着谁也借不到的手机给我拍照,看着小家伙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那种心情可能作为母亲的我更能够体会。
  在病房里我依然扮演着妈妈的角色,但在现实中可能我是最不称职的母亲,孩子的爸爸也因为工作关系天天加班加点,从儿子上网课开始没有一天陪过他,在他说身体不舒服的时侯我也只能电话里告诉他吃点药,反倒是懂事的儿子每天晚上会准时给我发来视频,反复地问着我妈妈你的工作危险吗?你睡在哪里的?你一天睡的好吗?你每天吃的好吗?你还有多久才能回来?
  当然,我也不是一个好女儿,疫情期间没有陪过母亲一天,从知道我去一线后她就没给我打过电话,我知道她在责备我没有提前告诉她,我更知道她是因为担心而不敢给我电话。进入医学观察期的第一个晚上,当她看到视频中的我已经到了酒店,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当我得知她因为担心我在短短的十几天就消瘦了许多后,转过身,我已泪流满面……
  来到酒店进入医学隔离期,我照样没有闲下来,新来人员的安顿、每天两次的体温统计、每日三餐的统计,各种物资的清点,药物的发放登记,生怕哪里出了错,她们都笑我就是个操心的命。
  有人问我为什么选择报名去一线,我告诉她们因为我是一名护士,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能参与到一线中更会是
  我从医生涯中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更希望成为我孩子,我母亲眼里的骄傲!